<track id="vf43l"><ruby id="vf43l"><tt id="vf43l"></tt></ruby></track>

      <acronym id="vf43l"><label id="vf43l"><listing id="vf43l"></listing></label></acronym>
    1. <track id="vf43l"></track>
    2. 认识自己不是一件容易的事情

      时间:2021-03-04 10:48 阅读:2685

      现在,我对自己的身份和生活都保持一种必要的警惕。


      有那么三五年时间,我几乎忘记自己是谁,往各种热闹里凑,用自己的话说,疲惫不堪却又乐此不彼。


      有人说,这是空虚无聊,其实也不是,因为我有很多事情要做,“左脑经商,右脑写诗”听着潇洒,事实上是在两个领域内焦虑。你想想,这个残酷的世界曾经放过谁呢?我常常忙得焦头烂额,一天睡三五个小时是常态,但还是想方设法挤出时间去凑热闹。


      我自己分析是欲望太多,不但物质的欲望多,而且精神的欲望也多,想在多个领域分得“一杯羹”,这样就把自己搞得很痛苦。而且这种痛苦常常还得隐藏着。场面上还得故作洒脱超然地说,我是一个没有任何野心的人,就是玩玩,但有尾巴就会露出来,说些冠冕堂皇的话就是掩耳盗铃而已。


      微信朋友圈的朋友经常会羡慕我多姿多彩的生活,觉得我好像玩儿似的把事情做得妥妥的。


      “左脑经商,右脑写诗”看起来确实很美,如果自己真傻到与商人比写诗,与诗人比经商的成就的话。


      内心的苦和痛是没法说出来的,说出来又有谁会信呢?也没人在乎!冷暖自知,自己消解。解释也没毛用,所以不用解释。很多人对一件事情的看法都是先入为主,只听得进他认为对的那一部分,看也只看自己想看见的那部分。所以我干脆不解释,你认为我潇洒就潇洒吧。有时候还故意幽自己一默:我这是给同行留饭吃,我怕认起真来,同行hold不住。


      在一些场合,主持人经常这样介绍我:“做生意的人中,诗歌写得最好的;写诗的人中,生意做得最好的。”这显然有哗众取宠之意。生意做得好的人当中,好诗人大把,写诗的人中,好生意人也大把,他们的杰出代表是江南春、黄怒波、沈浩波、阎志……也许这句话带来的最大误解是,此人好像两方面都做得不咋的。给我的感觉好比是,别人跟你谈钱的时候,你跟别人谈情怀,别人跟你谈情怀的时候,你却跟别人谈钱。但人生哪能处处较真,你一认真就先败了,许多无关紧要的事情打个哈哈就过去了。


      说句心里话,无论在哪个领域,想做出一点名堂都不容易,没有十年八年的功夫,基本上都是妄想。作家格拉德威尔在《异类》里提出一万小时定律。他说要成为某个领域的专家,需要一万小时,按比例计算就是:如果每天工作八小时,一周工作五天,那么成为一个领域的专家至少需要五年。可是有多少人每天在一件事情上能投入八小时?一周能投入五天?很多朋友都说,你左脑经商、右脑写诗,真潇洒!而我知道,双倍的快乐意味着双倍的痛苦。而且你是跟写作的人比写作水平,与做生意的比做生意的成就,这种痛苦只有经历过的人才知道。


      唐太宗李世民曾说:“以铜为镜,可以正衣冠;以史为镜,可以知兴替;以人为镜,可以知得失。”但要客观、全面认识自己并不是一件容易的事。我认为一个人要认识自己,必须不断反省自己。像曾子所说:“吾日三省吾身,为人谋而不忠乎?与朋友交而不信乎?传不习乎?”我在家里设了“思过室”,在公司里设了“觉悟堂”,常思己过,希望因此觉悟,产生智慧。


      我有一个朋友读过很多书,念过EMBA、MBA,喜欢装大师。一起聚会时,经常口若悬河,引经据典,但似乎从来没有自己独到的观点,对一些事情的判断力简直如白痴。文化和知识真的不一定能产生智慧。我跟他提过几次,他反唇相讥,说我是嫉妒,我实在忍无可忍,果断地拉黑了它。我喜欢有自知之明的人,更喜欢大道至简、大智若愚,能看到问题本质的人。


      2007年去印度商务考察,当地的华人朋友曾推荐我读一读《薄伽梵歌》,我没在意,虽然入手了一本,但束之高阁。后来,又一位明师给我推荐这本书,并以低沉、缓慢的声音背诵了其中的一节:“我是灵性和物质世界的根源。一切皆由我流生。完全认识这一点的智者,为我作奉献服务,全心全意地崇拜我。纯粹的奉献者常想着我,他们的生命皈依我。他们得到极大的满足和喜乐,互相启迪,谈话也提及我。谁恒常以爱心奉献我、崇拜我,我便给他真正的智慧,让他能走近我。我居于他的心中,由于恻悯之情,以知识的明灯,摧毁那无知的黑暗。”他带有磁性的嗓音,和他无比平静的神态,让我十分震撼。它影响我向内而非向外去寻求自我的突破。钱穆说人生追求的三种方向:向外是追求物质与权力,向内追求灵魂的安宁,向现实追求当下的幸福。而现在的我会这样排序:1、向现实追求当下的幸福;2、向内追求灵魂的安宁;3、向外追求物质与权力。与几年前或者十几年前已截然不同。


      印象派画家高更有一幅名画《我是谁?我从哪里来?我到哪里去?》。这一两年,我就思考这些问题,开始有意识地逃避一些热闹,开始一点一点地挖掘自己这座富矿。不是没有了梦想,而是梦想更加坚定、从容。我感觉活了几十年,终于活明白了。


      这时候,恰巧有一个机缘认识了“非常小器”创始人梁伯强先生,因为都做企业,而且都喜欢琢磨企业的缘故,一见面就很投缘,在上岛咖啡连续聊了两个晚上,聊了企业管理的方方面面,但核心是定位。我进一步思考:我是谁?我能干什么?我最擅长干什么?我现在正在干什么?我接下来准备干什么?相当于把自己放在手术台上重新解剖了一遍。如果要给自己的社会属性画一幅自画像,我觉得是诗人,也是企业主,企业主是主语,诗人是修饰语。没有了主语,修饰语也就黯然失色。


      而且,我也认认真真地思考过,在写作这个基本靠天分的领域里,我这种禀赋的人,要想取得一点成绩,简直比登天还难,因为对一个艺术家而言,他唯一可以倚仗的是才华,才华是这条道路上唯一的通行证,而且还要一点运气。但在商业领域,我相信天分不足还可以通过借势、借智、借力来弥补,可以通过整合资源取得成功。我为自己及时察觉到这个问题而欣喜。


      好些人写一辈子文章也不知道自己写得很烂,这真是一件让人悲哀的事情。好些人做一辈子生意,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赚了钱,自己赚钱的逻辑是什么,这简直让人欲哭无泪。


      前段时间在微信上看了诗人、小说家黄土路的一首诗《一个跟风的人》:


      因为许多人赞美


      我才会赞美


      因为许多人哀悼


      我才会哀悼


      因为许多人哭泣


      我才会擦掉泪水


      我是一个跟风的人


      跟着风在这个世界上


      爱,或者恨


      我相信这个世界有许多许多跟风的人,但也有很多在风中伫立思考的人,也有很多逆风而行的人。


      无论选择什么,对于自己个人来说,不存在对错,自己选择,自己承受就行了。


      谁能说一辈子糊里糊涂地喜悦着,不是一种幸福呢。


      人生的最终目标还是让自己开心快乐。一个连自己都不能哄开心的人,一个不能让自己快乐的人,想必是一个无趣的人,是一个失败的人。


      无论做什么事情,自己这一关显然是最重要的,如果自己这一关都过不去,你就好像是一个没有魂魄的人,你说出的话不是轻飘飘的就是谎话连篇。


      有一种说法是,我们无论做什么,都是希望得到社会的认可,赢得别人的尊敬。如果这种说法成立固然让人沮丧,而想想却是有道理的。


      曾经在一本书上看了这样一段话:“真正的美好,不依赖于任何外在的人或物,也不是来自变幻无常的感觉与情绪,而是内心的一种清楚、愉快与平静的状态。幸福的开关,其实就在每个人的身上。”


      我很遗憾,左冲右突几十年也没有找到幸福的开关。


      我很欣慰,人生半途后,终于找到了幸福的开关。



      热线电话

      400-853-1991

      微信客服

      婷婷五月视频在线观看
      <track id="vf43l"><ruby id="vf43l"><tt id="vf43l"></tt></ruby></track>

          <acronym id="vf43l"><label id="vf43l"><listing id="vf43l"></listing></label></acronym>
        1. <track id="vf43l"></track>